長久以來,大家普遍認為讀公立幼稚園不就是吃吃喝喝,學校也不會教什麼,這對我而言,真是莫大的吸引力,孩子小時候不就是該這樣嗎,玩樂才是孩子的權利。抱著這樣的期待,以及有龍外婆可以在四點以前接孩子下課的後援,我們為阿龍選擇了公立幼稚園。

剛開始我對公立幼稚園的運作實在不太適應,例如,父母提醒老師有關孩子過敏不能吃特定食物的類似請託,在此幾乎不成立;學校老師似乎對親師互動也不太積極,讓我常常覺得有點不太好開口問老師孩子在學校的生活狀況,諸如此類一些其實不是太大、但總難免令人覺得有些心癢癢的事情,在開學的第一個月老是困擾著我。

好吧,退而求其次,孩子不過敏就好,總之快樂才是最重要的。

然而,在第一次親師座談會,龍外公帶回令我有點霹靂的訊息。
(那天剛好兩個孩子都要去醫院,只好拜託龍外公代為參加)
老師說,阿龍的功課都不太會做。
功課??什麼功課?幼稚園有什麼功課。
傳說中的公幼不就是吃吃玩玩嗎?雖然我真的很好奇,但是我還是選擇把這個疑惑藏在心裡,有機會再說吧。

過了幾天的某個星期五,學校發回孩子們的學習進度手冊,老師交待孩子要家長看完簽過名後,隔週一就要交回。
我實在很想把文件掃瞄下來做個紀錄,但苦於家裡的掃瞄器真的不太好用,於是我擅自決定星期二再還給老師,沒想到,當時重度感冒的我,就這麼巧在星期二病到無法起身,自然也忘了要交回冊子的這件事。

龍外婆接孩子下課後跟我說,老師說阿龍的冊子沒交回來,不知父母親是否有在關心孩子的功課呢?哇~~有沒有這麼嚴重啊!
(我實在很難確定老師的語氣是否如此,畢竟龍外婆常常會過度緊張,產生資訊的誤解和落差……)

後來我只好用一張紙向老師解釋冊子沒交回去的原因,順便把阿龍功課都不會的疑問提出來,請老師告訴家長具體細節,以方便家長為孩子加強該方面的能力。

隔天老師跟我解釋,阿龍對於用手操作教具的能力不佳(龍媽註:正確來講,是他不會拿筆寫字畫圖),必須要加強,這點只能說部份正確,阿龍的手就算稱不上靈巧,但也不能說是拙劣,只是拿筆真的不行,而且我覺得他的小肌肉還沒完全發育好,似乎不太需要強求他拿筆。

然而看一下他們班上其他小朋友畫的圖,天啊!真的,一個畫的比一個好(要不得的比較心態出現了…快收斂一下…),龍媽的程度只怕沒有阿龍隔壁坐位的同學好,這也難怪老師會這麼說了。
阿龍只會拿筆亂畫一番,總是聲稱他畫的是迷宮,無論老師要他們畫什麼,他都只畫迷宮,永遠都只有隨意的線條,我們也只能安慰自已,或許這勉強也稱的上是抽象派吧!

既然老師這麼說,我們也只好想想如何處理這個問題,現在才知道,原來孩子的「功課」壓力竟然是在中班就開始展開……
不過,我仍然不願勉強孩子,只是多讓他在家裡拿筆玩,當然,任小弟也在一旁跟著湊熱鬧,兩個人的程度,說真的,差異不太啊~~

沒關係,阿龍不用成為畢卡索或梵谷,藝術家常是孤獨的,就像家裡學美術的龍阿舅,一天到晚嚷嚷台灣沒人關心設計,只關心美國職棒、又或者嚷著自己得憂鬱症了,不想洗澡等等…藝術家當成這樣,可不好吧~~~

但是上面談的事情,慢慢我發現,其實真的不嚴重,因為我發現大部份的情況下,學校老師們會對孩子們的小小進步給予鼓舞,一旦受到鼓舞,阿龍這孩子回家就開始喜歡做老師所鼓舞的事,孩子的成長,用我們看的見的步調進行著。

也許學校的運作或理念,或許不能盡如人意,但如果把自己的立場退一步,應該會了解彼此更多。慢慢的,我開始適應學校的模式,這才體認到,原來,要適應的不是只有孩子,家長也需要適應啊~(待續)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ulospot 的頭像
kulospot

Stand by you

kulosp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